China_世纪先生

一组图片蛮好看,侵权联系我我就删

【恋与制作人】暧昧

李泽言出神的双目散在桌面的文件上,身后的落地窗外,乌云阴阴,雷电乍作。

一声惊雷穿云而起,猛然拉回了李泽言的思虑,他略微抬头,视线贴着桌面滑到地面再攀附至办公室紧锁的门,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握着手机的手不时微颤,眉尖染着郁色。

你已近两月未来华锐递交策划案,理由无非是一场小小的吵架,却在双方傲气作祟下愈演愈烈,你最后递交的策划案是离婚协议,你并非觉得李泽言是轻浮得会只图一时新鲜,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结婚,用冷战逼女方离婚的人。只是,只是差距和他表露出带有嫌弃意味的话语让热情逐渐变成冷气,除去睡觉李泽言会温柔抱着你外,白天到傍晚,拼了命去模仿他和他身边的人,拼命做到和许墨那样冷寂理智的人靠齐,也换不来哪怕除了偶尔的一顿共进晚餐和性  】爱外哪一点爱人会做的事情。

几遍直白的说给他听自己的内心,哪怕骨子里再不服输、再求上进也难敌看到最坏结果时的痛苦,他只是揉揉你的发顶表示遗憾。

遥遥无望中,你学会了不去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,学会了放弃。

第一次实践,你笑了笑,就是放弃自己爱得那么深的男人,爱得那么死心塌地,爱得一无所有。

一个半月前你坐在办公室里,彻底脱离华锐后公司上下经济周转一晚卡壳,愣是去银行贷款,疏通主要客户源,又一连十几天闷在自己家,推演公司接下来可能的遭遇与应对方案。

重回公司,安娜姐和悦悦都吓了一跳,直把你往医院推,此情此景你竟然没有感想,故作感动得躲开她们关切的手,分析自己现在离职的后果,人总是在事关自己时最明智,两个人犹犹豫豫的劝你规律休息,你致谢,立即回办公室敲打会议事宜。

还没敲几页电子稿纸,白起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“喂,悠然,韩野说你身体不适,需不需要什么药,我送过去….宝贝等等爸爸在打电话,,,嗯..乖…”白起家一对龙凤胎特别爱闹腾,连爸爸打电话都要皮两下,两个孩子闹是闹,你也见过他们,可爱勇敢的一面完全可以抵过淘气,心里喜欢的要命,每次从白起家离开都恨不得抢人家孩子。白起的夫人一年前遭仇敌刺杀,为了保护孩子不幸遇害,两个孩子不哭不闹,倒是白起一蹶不振,消沉了大半年。

后来白起像是回到了热恋你时的样子,将对夫人的关怀生生转移到你这里,目的弥补自己的过失。

“不用了,白起,照顾两个孩子吧,上次我买的图书小家伙都喜欢吗?”

“喜欢,非要我现在念给他们听….你..”你打断白起“我好得很,谢谢。”

“…好,那我挂电话了。”“好。”

白起始终记得自己爱得人已经不再是你,哪怕度过最艰难的时候,是依靠对你的念想熬过的,他也明白自己不再爱你。以他行动力,窗户注定要被敲个震天响。

最后几页稿纸确定下来,天彻底变暗。

在员工小声埋怨里开了公司会议,分发各部门的任务表,理清你对未来形势的分析,力争用事实和奖金留住部分员工,最大的变数还是人,最害怕公司为数不多的人才流散,趁他们看清真正情况前,扭曲他们的目光,让他们不自觉接受你的主观分析,笼聚人心。

机器需要零件,公司不能没有人才。

一场变幻莫测的心理战你胜利了,至少目前嚷嚷要走的一批人,眼神变得热烈起来。

在办公桌前坐到八点,看窗外夕阳西下,收拾会场杂乱,伪装你一心求公司上进,诚恳的小老板形象,这些行动你觉得可以试试。

公司不重要,你的人生注定起起落落落落,再起起起起落落,焦虑磨人蚀骨。

最大的心愿就是赚点可以养老挥霍的钱,学自己想学的事情,让人生不留遗憾,而死亡可以不再令你半夜恐慌惊醒。

早在递交离婚协议书前,对李泽言,你已厌恶多看他一眼。

其实李泽言下班后,一直在你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望着你的玻璃窗,边批改文件边等你从公司出来,远远看看你的状况。

今天李泽言什么也没带,站在雨里,思考对你的爱意到底有几分发自真心。

模糊十七年的追寻,起点并不是爱,是什么,他说不清道不明。

相遇后偶然迸发的暖意,更贴近对自己十七年的等待给一个解释,否则不作为,等同否定十七年的努力,他李泽言下意识觉得办不到,不去办,顺着暧昧走程序,造就了今天。

李泽言感慨自己浪费的时间,感慨自己的失策,感慨你的背弃。

把你依偎着许墨的身影牢牢记在心里,却仍旧愤怒不甘。

深夜明亮的路灯旁,他穷极一生解不开自己的暧昧。